首页  »  都市言情  »  【浮华的背后】(03)【作者:文字欲】加载中加载中
【浮华的背后】(03)【作者:文字欲】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按照以下方法,记住本站永久域名!方便随时找到黄色网!避免走失!

网址格式:www.AV888+任意字母.com 例如:www.AV888a.com www.AV888b.com www.AV888c.com ...等等

字数:657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艺高惊魂欲女痴  女奴显然一怔,然后盯着她故作不解的咬牙小声道「帅哥你认错了,我叫夏雅楠。咯咯……」然后,突然眼神突然清明了起来,眼光里闪过一丝狡黠大喊起来「放开我主人,你个人渣。」  曾泽也一怔,旋而明白了她的暗示,估计是怕她主人醒来。续尔小声道「东东让我来找你,说你可以帮我……」  「东……喔……你他妈别摸我,呜呜……咪咪好痒……啊……」  曾泽显然意识道哪里出了问题,看着她销魂的样子,然后配合的摸起她的奶子「女奴果然觉悟高,哈哈,大爷我成全你……」  只见白楠楠美目一横,「带我离开她的视线,在她面前我无法思考」  「你是说出去吗??」  白楠楠似乎受到很强药力的影响,不自禁的扭捏着身子,过了好半天似乎那药力稍微得到了控制才小声呻吟着道「不行,出不去的。带我去监控室吧,别这样放开我,我控制不住,噢……好难受……帅哥你操我,求你……我好难受……」白楠楠显然突然控制不住情绪了,这让曾泽倍感以外,看来这事不止麻烦而且还很蹊跷。  这到底是什么春药,药性这么强烈?回头搞个总代理就不用打工了。曾泽YY着。  「操我……喔操我……」白楠楠闭着眼睛呼喊着。  这算是在明示自己吗?曾泽刚把白楠楠从脚架上放下来,就见白楠楠发疯了一样的扑向娟娟,口里还唤着「主人,不要怕,狗狗来了……喔……」曾泽一见情况不对,忙用力拉住白楠楠项圈上的狗链,口中恶狠狠的道「骚逼别急,伺候完大爷在去陪那骚货。」  曾泽将白楠楠强拉回身边,抬起白楠楠的一条玉腿,那愤怒的阳具对准白楠楠的穴口直接一插到底。  只听白楠楠妩媚无限的一声长叹「喔……好舒服……」然后回转身体对着曾泽的耳朵似吹气一般的小声道「谢谢……好多了……噢……监控室在回廊的右手边……喔……求你……别把鸡巴拿开……」  曾泽心说本来也没想离开。顺势拉起白楠楠的另一条腿让白楠楠整个身体挂在自己身上,白楠楠依旧逼着双目娇喘着,口中不断小声重复着「舒服」。  曾泽就这样边插她边走路的来到监控室,才发现自己是多么侥幸的来到这里,这个监控室虽然只监测28——30楼部分,从监控里看着这些比银行仓库还保密的安保设置,曾泽还是大感意外,不过好在这间SM的「地下室」显然不再「射程」范围内,这让他宽心不少。这大地矿产老总真有才,为了玩SM竟然这样大兴土木!  曾泽拉好监视室的门,把白楠楠放了下来。曾泽才深出一口气。  还没等曾泽开口,白楠楠满目疑惑的轻声发问道「你是怎么进来的??」  曾泽看她恢复了神态,知道那种怪药失去了作用,想着怎么回答她,她又自言自语说「不会真是年付文把你扔进来的喂他老婆的吧?那女人叫方美娟,是年老大的发妻之一,人很鬼,你要当心,别被他外表迷惑了,她孩子都上大学了。而且她刚才根本没晕,她在骗你。」白楠楠小心的摘下挂在乳头的乳夹,揉搓着乳房上的伤痕。  曾泽呆了呆,然后点点头说「嗯,谢谢!刚才我也是做戏,主要是为了接近你。」  「呵呵,刚才你操的很爽嘛!!很入戏」白楠楠吃味的道曾泽忙转移话题道「用我帮你揉吗?」曾泽指了一下白楠楠的乳房。  「不用,其实我不习惯」  「了解」曾泽笑着答道白楠楠也笑了「让你见笑了,我是第一次这样面对我的伙伴,东东还好吗?他让你来什么事?」  「矿产量这次报的有点偏低,我担心会有事。他朋友说让我星期天找你,让你帮帮忙。」曾泽忐忑的说「4号矿??」白楠楠抬头问道。  「嗯」  「没事,应该的,这事你放心吧,我会做的。你看见他告诉他,我还活着,让他放心。」白楠楠停了一下道。「糟糕,来了……」  只见白楠楠眼神又开始陷入迷乱,就听室内娟娟的声音传出来,「夏雅楠,你个死狗,给我回来。」白楠楠顺声向外爬去口中唤着「主人,奴奴来了……」  曾泽大感不妙,于是拉起白楠楠,心理却嘀咕,妈的,非逼我操你……  「啊……好爽」白楠楠眼神恢复了一些,回身望着曾泽扭动的腰腹,然后故意媚眼如斯的喊道「主人,有人操我……操你的小狗狗……呜呜……噢……好爽……穴穴,好满……喔……」说完给曾泽抛了个飞眼小声道,「你得马上离开,走的时候把我拴在那边的铁柱上……给我带个眼罩,谢谢……」  曾泽点点头。  就在这时,就听翁的一声,监控器中突然闪现出无数的红线。白楠楠怒道「该死的,你走不成了……你不是把她吊起来了吗?她用什么把激光防御开启的?……哦……那激光不是报警用的,而是切割用的……」  曾泽头大了,竟然有这么变态的防御设置。  这时就听里面方美娟大笑起来。「哈哈……小帅哥……你是逃不掉姐姐的手掌心的,来给姐姐放下来,姐姐扰你不死,哈哈哈,你想操那小骚狗,以后让你天天操!一会姐姐给你打一针『爽歪歪』,以后姐姐的逼也让你操好不好……」  白楠楠听到娟娟的声音又扭动起来,曾泽将白楠楠抱起又缓慢的抽插了几下,白楠楠才悠悠的道「天啊!还有一个办法,给她注射一只『基因虫』。」  「那是什么玩意?『爽歪歪』吗??」曾泽打趣道白楠楠点点头道「能让她昏睡24小时并丧失今天的记忆,更重要的是她以后会听你的……」  「听我的??」曾泽疑惑道「嗯,就像我听她的一样……」  曾泽只觉鸡巴一阵狂跳,「你是说性奴?」  「嗯,我和她有感应的,只要她在我附近,我都能感应到!听之任之」  「这么神奇?怎么用,打一针就行吗?」  「要用主人的血做引,混合在一起再注射到她乳头里……啊……不行了一想就受不了……你用力……啊」  曾泽用力的抽插了起来,只要她没有记忆,就不会来寻仇。至于混出去应该不算太难,曾泽想着。  这时里面方美娟的声音又传了出来「小子,没有我放你,你逃不掉的,年爷不会放过你,哈哈,我死了你也出不去,你只有求求我,跪下来求我,求我给你吃大便,吃了妈妈的大便妈妈就放过你,哈哈……」  方美娟越喊,白楠楠就越迷乱,颤巍的乳房在曾泽的眼底荡漾,曾泽也迷失了,用力的大喊「啊……真他妈爽,死也值了啊……啊……」  白楠楠在曾泽的猛攻下,恢复了少许理智道「药在……在厕所的暗格里,具体我不知道……不过……喔……不过……别轻易开锁,里面有炸弹,整个楼都抵不住……」说完再也控制不住曾泽的冲击大声的叫起来「飞了……从来没有过,啊……好爽……有鸡巴操好爽……噢……帅哥……逼里好充实……」  「是吗?……喜欢吗?」曾泽咬住白楠楠的耳垂小声道「你是我的第一个男人……你说呢?……」白楠楠媚眼如丝的回答「不会吧……我是第一个……」曾泽惊讶的说。  「是啊,我第一次给了按摩棒……你满意吗?我的男主人……喔……」  「满意……」曾泽加速了自己的马达「喔……好爽,被鸡巴操的感觉果然不一样……你好强啊……啊……」  「小骚货,你喜欢哪种……」曾泽用力的拍了一下白楠楠的屁股「被你操……被你的鸡巴干……噢……不一样……不一样……」  「还有呢?」  「那是迷失,这是快乐……」白楠楠咬着嘴唇轻轻的说「还有清醒……喔……清醒的知道做爱的快乐……朋友……」  「我叫曾泽」  「哦……曾泽……我会记住今天……一辈子……啊……」白楠楠的声音浮浮沉沉,但却控制的很好,因为有些话要憋着说,所以更让曾泽感觉香艳刺激。  此时方美娟的喝骂声再次传出来「夏亚楠!!你这婊子……和这个野男人一起叫的这么起劲,一会一起把你们整死……哇哈哈……」  「主人哇……这帅哥操我,……哦……好爽……逼逼好爽……我是骚货……我对不起主人……我喜欢被别人操……啊……啊……丢了……」白楠楠疯狂的叫嚷着,忽然如一潭烂泥俯卧在曾泽身上。  曾泽只觉一股激流冲在自己的马眼上,那吞噬一切的力量让曾泽也把持不住,大喝一声猛操数下,将精液飞洒在白楠楠的身体中。  那短暂的空白过后,曾泽才发现白楠楠又向娟娟爬去,那爬行的轨迹留下一滩精液与淫液的汪洋。  曾泽见状连忙把她绑在立柱上,然后又把她的眼罩和口枷都给她带了上,这才重新走回到屋里。  「妈的,瞎叫什么?」  「小弟弟,姐姐错了,放我下去好吗?姐姐怎么舍得你死呢?」方美娟软硬兼施的说。  「谁说我会死?」曾泽「啪啪」给方美娟两记耳光。「你他妈的咒我!」  说完曾泽又寻了一套眼罩口枷给方美娟戴上,嘴里狠狠的说:「你他妈给我老实一会!」  曾泽环顾四周,很快就在厕所的冲便器旁找到一个暗匣,这让他一阵心痒。  曾泽寻找机关有自己的经验和心得,这也是他之所以敢如此大胆的闯这大厦的真正原因——曾泽家自宋朝开始就是锁匠,曾家老爷在世的时候就曾经自信的说,这世界上的想用锁头困住他是根本不可能的,曾泽也是如此。开锁解机关,曾泽还真就没有服过谁。他上大学学的电子工程专业,虽然大家都说他小时候让门夹过脑袋,考试的时候出错没有考上好大学,但学以致用的他就连现在最流行的电子锁他也能玩个八九不离十。  锁匠其实是一个很有门道的技术工,可时下的社会什么都搞批量,锁也被量化。这也是曾家从原来的巨匠之后变成平凡百姓的原因。  其实世人都不知道,世界上最厉害的饰品工匠是锁匠。要在极小的空间里做一个让他人破解不了的机关,这才是锁的王道。而玩锁之人更是机关学的专家,饰品工匠中的巨人。曾家祖传的手艺是做锁,而曾泽自幼就是玩机关的高手。可惜他这才华是真心没地方施展,盗亦有道,曾家祖训,曾家人是不做投机倒把的事情的,要不曾泽的爸爸早就成立小偷公司而不是开锁公司了。可令曾爸气恼的是,曾泽死活也不去子承父业。用曾泽的话说给丢三落四的人开锁,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所以曾泽才屁颠屁颠找来这份艳遇重重,危机四伏的工作。  轻车熟路的打开了暗匣,曾泽发现里面竟然没有什么值钱的珠宝密码箱一类的东西却看见一堆散乱的放着的一些针剂一类的东西。  催乳剂??利尿剂??针管上啥也没写,只是曾泽自己的YY,直觉告诉曾泽,这些东西都是烟雾弹,刚才白楠楠也说过,那些针剂放在特殊的机关里才对,而且用这么密不透风的监控防盗装置去守护这里的楼层,可见最后的机关一定非常有趣,至少从白楠楠的嘴里就知道,这机关肯定带自毁装置的。而眼前这个如收款机钱匣子一样的机关简直太小儿科了。  厕所空间就这么狭小,房顶没有,地板也足够夯实,考虑到在楼房里掏暗格的话墙内必须有足够的空间,设计者不可能弄出两面墙分别掏暗格这样弱智的办法,那么结论只有一个,就是在这个暗匣的周围还有暗格!  曾泽小心的将暗匣卸了下来,果然着匣子地下放着一个精致的小盒,这才是正主嘛!  曾泽自己把玩着匣上的小锁,不禁皱起了眉头,这是把古锁,子母阴阳锁,也算是锁中极品了,最让曾泽感觉惊奇的是锁的样子,这锁俨然就是一活春宫,锁身被打造成一惟妙惟肖的裸女模样,裸女双腿微张,形成锁托,而双手寻脚构成锁环。  可它是怎么和里面的自爆装置连接的呢?看不透!  不过这锁还真淫荡,女人3个能插的地方都有眼。只见锁的头部上,锁眼设计在嘴上,而下面的锁眼有两个,一个在屁股后面,一个在前面意思很明显一个是屁眼一个是个逼嘛!  嘿嘿,这个设计可太有意思了!子母阴阳锁需要两个钥匙同时开启才能开锁,换种说法就是现在有3个地方让你插,问你插哪两个地方!  再仔细观察了一会曾泽完全释然了。  妈的!!这锁做到太淫荡了!  原来那个逼的位置太靠上方,开始的时候曾泽以为是两个锁眼的锁道不能太近的原因,作者才这样设计的,虽然锁做的合情合理,可美感上却有了缺陷。可这番仔细观察后,曾泽发现这锁眼掩盖了一个真相,就是他的地方刻画的不是女人的逼而是男人的鸡巴!而锁眼上方的那个小圆圈分明就是龟头!而那锁眼仿佛马赛克一般挡住了那淫物。  曾泽虽不齿锁匠的恶趣,却也禁不住赞叹这锁是极品哇!!  接下来事情就简单了,曾泽不用去烦恼锁和暗门不管怎么连接,只要开锁的方式是最合理的,那么机关是不会被开启。这是常识!  现在曾泽只需要戳爆他的屁眼撬开它的嘴就好了。  曾泽脱下鞋在鞋底扣出了一把细针状的钥匙。  还差一个用什么呢?  对了!刚才暗匣里的针头!!用它一样!  曾泽搞几下后锁咔的一声开了,锁身上的手和脚分离的刹那曾泽才看看出门道,原来在锁口手脚连接处,有个细孔。里面应该能放出暗器一类的东西,暗器打到盒内,激发触发装置引爆炸弹。  打开一看,果然炸弹在锁扣处有一亮片,看来就是触发装置了,小心的掠过炸弹,曾泽从里面取出5枝极细的针管。  针管里淡绿色的液体有浑浊的丝状物来回游走,看来这就是他们说的「基因虫」了。  针管上没有针头帽,曾泽于是从兜里取出一只笔将笔芯取出,把针放了进去。  这只留做纪念,这只给方美娟喂了,还有3只,没地方放啊!留下来害人啊,曾泽想了想,一个非常龌龊的想法涌上了心头。  曾泽将一只针管拿到外面,看着自己刚刚和白楠楠做爱射出来的一滩精液。  妈的,你们这些人渣,吃老子精液去吧。然后将试管里的绿液注入地下的精液当中。  哦,天啊……  之间地下的精液奇迹般被绿色吞噬,不一会整滩东西都成那种绿液。  曾泽看傻了,这家伙吞噬精液可以自己繁殖?看来可以好好计划一下。这玩意有科研价值哇。以后天下美女岂不为我所有??  可曾泽想了半天,最终还是放弃了用自己合成的「基因虫」代替原液注入方美娟身体的诡异念头。如果失败了,他可能离死不远了,要知道自己现在还是集团的员工,而这27楼还是整个集团的核心秘密所在,想到「大地矿产」的幕后背景,曾泽就浑身发麻……还是用替换法吧。  于是曾泽将三只原液注入一个稍大的针管中,再重新放回自己的笔中。空出来的4只针管装上自己的合成品放回原处,然后又用一直普通的针管收集了所有剩余的合成液体,又处理了一下地板和暗格。  感觉一切都没有问题后,这才拉开白楠楠的眼罩和口枷。伸手拿出「基因虫」试管炫耀着说:「搞到了!」  白楠楠虽然身体还淫荡的向着方美娟的方向爬着,嘴里却恶狠狠的说「对就是他,把你的血注入里面,然后给……啊……我的婊子主人的乳头注射进去……啊……主人……我就是这样被改造的对吧……」  白楠楠已经不再掩盖声音的大小,那方美娟听到白楠楠的话更是摇头扭身,似是反抗,却又似迎合。  曾泽咬破自己的手指将血吸进试管中。说道「嘿嘿,看看这回是谁死啊?我的骚娘子……」  白楠楠淫荡的续道「快……快射……我快挺不住了……她又在召唤我……啊……我要鸡巴……解痒……啊……啊……」  曾泽忙扯住方美娟的乳环,在方美娟强力的扭动下将「基因虫」注入到她体内。  过了几秒种,白楠楠长出一口气道,「终于完了」然后瘫在地上。  曾泽望着虚弱的白楠楠,「用帮忙吗?」  白楠楠摇摇头,爬着在捆绑方美娟的地方下捡起一块键盘,在键盘上按了几下后对曾泽道「你可以走了!把剩下的『基因虫』留下,其他的我来处理!」  「你不和我一起吗?」  「不,我现在还不能走……我……有我的事!」  「那好,我走了!其他的东西我没动,在盒子里。盒子没锁,在厕所的水盆上。」  「谢谢你,曾泽。」  「没事,倒是给你添麻烦了。」  「算了,我的小男人,今天是我这辈子最开心的一天」白楠楠咯咯的娇笑着说。  「做我女朋友好吗?」曾泽正经的说「不可能的,你走吧!别说了」白楠楠严肃的拒绝。  「再见」曾泽恋恋不舍的望着白楠楠妙曼的身体,转身离开。  曾泽来到2楼,再次来到保安处门口一时心绪万千。  只听里面传出那保安的声音「大眼妹,你说刚才有人上来,人在哪呢?监控也给你放了,我又陪你挨个楼层走了一遍,人呢??」  「张英雄,我看她是想尝你的肉棒不好意思直接向你讨。」  「小玉姐,我哪能和您抢男人啊!就是……上午真的有人……说他去27楼有人约好的。」  「呦~ 这话说的,去27楼难道是约我不成?峰峰,今天满楼就我们3人,我看她分明想尝你的大鸡巴了。小宝贝,今天就咱们姐妹二人,其实峰峰和我也挺喜欢你的,可是你要是被峰峰操,我就无聊了,你要是能一边被操一边把姐姐添到高潮,那这个小男人咱俩以后共用吧~ 怎么样?」  「嘿嘿,小玉姐姐,你对我太好了,我是早想一起操你们俩了。」男的说「小玉姐,其实人家也喜欢你!人家刚才在楼下听你的叫声听的下面都湿了……」  「呀,骚丫头你可真会说话……」  「峰哥哥的肉棒好大啊……好好吃……」  「哦……好妹妹……好吃吧,为了能和你亲亲我可冒险把监控关了……」  三个人激情了,我闪!!曾泽心里美滋滋的逃开了。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友情链接: 澳门威尼斯人现金网 威尼斯人官方站 网上娱乐官网 现金威尼斯人平台 威尼斯人投注 现金网百家乐 威尼斯人线上 威尼斯人网站真人 威尼斯人棋牌游戏 威尼斯人官方网 澳门威尼斯人线路 威尼斯人手机下注 威尼斯人投注金额 正规威尼斯人官网 新威尼斯人客户 网上澳门网址 一木棋牌 澳门官网注册 澳门网投导航 威尼斯人现场官网 赌场导航 豪赌网址 真人庄闲和 澳门正网 威尼斯人集团 百家乐娱乐 澳门集团平台 威尼斯人网投网址 威尼斯人网络官网 线上娱乐场 澳真人百家乐 威尼斯人官网 线上娱乐赌场 威尼斯人在线网址 威尼斯人下注 澳门真人威尼斯人 澳门威尼斯人棋牌 威尼斯人棋牌网址 正规威尼斯人投注 真人威尼斯人官网 威尼斯人澳门网站 澳门威尼斯人体育 威尼斯人注册会员 澳门官场官网 网上威尼斯人网址 威尼斯人官网娱乐 澳门集团网站 线上娱乐威尼斯人 澳门赌场威尼斯人 现金威尼斯人网址 澳门赌场开户